东方伊甸园在线直播

东方伊甸园在线直播

然带脉损伤,非独跌、闪、挫、气也,行房过于纵送,饮酒出于颠狂,虽无疼痛之苦,其中暗耗,则白物自下。 然而膀胱见小肠之水,原欲趋肾,意不相合,且其火又盛,自能化气而外越,听其自行,全无约束,故遗尿而勿顾也。

一剂而所中之毒无不尽出而愈,不必二剂。 倘徒攻其邪,则十人十死,不可不戒也。

 火归于肾,命门不寒,蒸动肾水,下温而上热自除。一剂此方补心、补肾,则心肾气足,后用桂、附热药,始足以驾驭其猛烈之气,转易祛除。

治法但宜轻治肺火,而不可重施。补正气以消痰气,则正气自旺,痰气自消,此疟之更易痊也。

一剂病去大半,此方补气未免太峻,然气不旺不能周遍于一身,虽用利湿健膝之药,终不能透入于邪所犯之处,而祛出之也。但治脾而痢不能愈,必须治肾。

第大补其气,而不加肉桂之辛热,则寒湿裹住于膝中,亦不能斩关直入于骨髓而大发其汗也。然逆有深浅之不同,逆浅而痰入于胸,逆深而痰入于膈。

Leave a Reply